[摘要] 2014年3月10日,张倩(化名)在朋友圈发了一个帖子:“隔壁‘大哥’因工作调动要离开北京了。走得匆忙,‘大哥’还被某黑心中介克扣了4个月的房租。刚回家一看,隔壁已经换人了。中介迅速找到了两位新室友,又得重新适应一遍了。可能生活就是这样吧,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

    2014年3月10日,张倩(化名)在朋友圈发了一个帖子:“隔壁‘大哥’因工作调动要离开北京了。走得匆忙,‘大哥’还被某黑心中介克扣了4个月的房租。刚回家一看,隔壁已经换人了。中介迅速找到了两位新室友,又得重新适应一遍了。可能生活就是这样吧,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

    因为年龄最大,在这间合租屋内,刚刚搬走的住客被称为“大哥”。

    合租,很烦!

    “这样的矛盾几乎隔几天就会出现。搬家计划酝酿了无数次,但最终泡汤。我和父母商量过,他们说得有道理,再怎么换室友,都会有摩擦,何必瞎折腾呢。”

    2013年7月,张倩毕业于北京某高校国际贸易专业,目前就职于北京一市属机关。

    和绝大多数在京打拼的青年人一样,她的居住环境并不理想。原本两室一厅的房子,客厅被打了隔断。南向主卧租给了一对夫妻,张倩选择了面积较小的北向次卧。“采光差点,但是比主卧便宜几百块钱。”这是主要理由。

    已经选择离开的“大哥”,原本住在客厅的角落。中介用自制的隔断围了一个半封闭的空间,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连同“大哥”,一起被圈在其中。

    来自五湖四海的合租者常常会产生各种摩擦:公用厨房和洗手间带来的不便,水电费均摊引发的口水战,“夜猫子”室友大半夜放音乐影响了睡眠……很多时候,张倩都对这几位合租者充满无奈。不久前,她刚刚同“大哥”爆发了一场无言的战争。

    这次局部冲突的导火索是采暖问题。这套不足80平方米的两居室并非集体供暖。在冬季漫长而寒冷的北京,自供暖带来很现实的问题:费用较高,而且要租户个人承担。

    “粗算下来,如果从早到晚一直开暖气,每人每月要多掏1000多块钱。要是晚上回来开,也得多掏400多块钱。”张倩算过这笔账,“开着,的确费钱;不开,冷得要死。”

    作为一个月收入3000元出头的机关新人,她很心疼这笔开支。不过,室友似乎比她更心疼。于是,一向抠门儿的“大哥”与怕冷的江南姑娘间开始了明争暗斗。

    一个周日的上午,张倩在自己的小屋里贴着暖气取暖。10分钟后,暖气变得温热;半小时后,微凉;1个小时后,张倩觉得“我比暖气还热”。“开关又被大哥关了。”查看时,她发现阀门处于关闭状态,便又打开了暖气。

    午饭过后,寒意再次袭来。张倩再打开。于是,整个下午,你开,我关;你关,我再开。“不记得重复了多少次。”她回忆道。

    “一个好好的周末就这么搅和了。”她说。

    选房,很乱!

    “违约、侵权是常有的事。租房者没有任何话语权。你不租,想租的人多的是。”张倩很清楚自己在这份合约中的地位。

    2013年9月初,张倩接到了北京某市属机关的上班通知。电话里,她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有没有集体宿舍?”对方告诉她,没有分房,没有集体宿舍,也没有租房补助。这个答案让她很失望。当时,她还暂住在同学家里。好友和同学都在六七月入职了,张倩找不到熟悉的人合租。

    “正规中介一般不提供合租房源,而且中介费也很高,所以我只能在各种网站、论坛上找房子。”那几天,她将能想到的常用网站翻了个遍。“我的策略就是地毯式搜索,找个便宜的好房子。有几次电话打过去,那边的人就说,‘你不是早上才问过吗,怎么又打来了?’找得太多,自己都糊涂了。”

    最初,她坚持要为自己寻找一套独立的居所。不过几次看房下来,她大概明白了行情。“按照我的预算,要想住在地点好、治安好的地方,不太可能租一整套房子。”

    虽然极不希望选择合租,但随后,张倩还是开始寻找合租信息。

    之后看的几套房子,要么价格便宜房子差;要么地段好装修好,但严重超支;要么性价比整体不错,但室友很不友善。那一个星期,张倩觉得自己“一直在原地打转,忙碌却毫无成果”。“前前后后看了不下10套房子。”她回忆道。

    最终,张倩仓促地选择了现在居住的房子。“当时就是着急了,因为马上要上班了,还得搬家。后来才发现,挑了半天,还是被中介坑了。”她说。

    那条房源信息来自某网站。帖子里描述称:全新房源,月租金1000元,集中供暖、地铁沿线。“看照片,房子确实很新,像刚装修过的。我觉得价格也合适,就想去看看。”

    谁知,见面后,张倩便陷入了被动。“房租一下涨到1600块钱。我说,不是说1000块钱吗,他们说‘打错了,就是这个价’。”一旁陪她的同学劝说:“这已经是我看过最新、最好的房子了。”加上第三天便要入职,张倩急忙交了100元订金。

    搬入这套房子后,问题接踵而来。这套面积不足80平方米的两居室,张倩是第一名入住者。签合同时,中介信誓旦旦地说:“放心,我们找的合租户一定都是女的。客厅不会打隔断,加上你最多住两户。”很快,新的住户到来:一户是住主卧的夫妻;另一户就是住在客厅隔断的“大哥”。

    为了这个事,张倩不止一次打电话质问中介。但对方说:“这事我们控制不了,人家要租也不能拒绝。”

    买房,很难!

    北京市住建委网签数据显示,2014年1月北京市二手住宅成交均价为29502元/平方米。目前,张倩的月收入为3000元出头。同事告诉她,随着工龄增长工资会上调,但也别抱太大希望,工作五六年也就拿4000多元。

    搬家?这个想法在张倩的脑海中酝酿了无数次,但是一想到被中介扣下的押金和房租,她便放弃了这个念头。

    买房?这个想法从未出现在她脑海里。“至少5年内会是这样。”她说。

    为什么选择留在北京?张倩的答案是:“我也想问自己。”再问,她会笑笑说:“大学4年在这儿上的,同学都在这边,就是不想回去。”

    对于张倩的生存现状,家乡父母的意见很明确:5年之后赶紧回家,或者现在辞职也行。作为家里的独生女,回老家至少不必挤在一个巴掌大的房间里,深陷于各种琐碎的矛盾之中。可她又会不甘:“为什么这个逃兵会是我?”

    张倩也向身边同事了解过,在住房问题上,大致分为三类:一类是家在北京,虽然也买不起房,但可以和父母同住;一类是家境较好,已经拥有了独立住房;第三类则与她相似,仍然纠结于各类房源和室友之间。

    每天7点半起床,8点准时上地铁,9点之前赶到单位;因为是新人,张倩会在上班前完成打水、清扫办公室等工作;晚上6点下班,便钻进几平方米的小屋,在室友使用的间隙做饭、洗漱……这些画面,和她最初想象的生活状态相去甚远。

    谈到现实与理想,张倩的脸上再次写满茫然:“回去还是留下,这是个问题。”

我要评论↓
青岛新闻网免费看房车

每周6 中午12点50分,在市北区新业广场(辽源路停车场处)集合。全面了解权威资讯,独享特殊折扣,体会便捷服务。

请选择线路
  • 市南线
  • 市北线
  • 崂山线
  • 李沧线
  • 城阳线
  • 红岛线
  • 黄岛线
  • 胶州线
  • 即墨线

其它报名方式
400-810-0532 转 888 在线咨询 查看本期所有线路 >

相关阅读

分享到:
下载青岛房产客户端 随时关注楼市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