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家住常州路7号大院内的市民解国华一家人没想到,他们住了近40年的老房子,看上去已破旧不堪,最近却成了一些民间研究爱好者和文化部门关注的对象。研究人员耗时3个月,通过现场考察和大量历史资料对比考证

    家住常州路7号大院内的市民解国华一家人没想到,他们住了近40年的老房子,看上去已破旧不堪,最近却成了一些民间研究爱好者和文化部门关注的对象。研究人员耗时3个月,通过现场考察和大量历史资料对比考证,认为这处不起眼的民居至少有百年的历史,而且很有可能是一战时期德国要员的居所。

德国,老建筑,历史优秀建筑

    百年老房多见德国建筑要素

    前日,记者随几位民间研究爱好者来到常州路7号院内,这里的房屋建筑还是老式的瓦房,院墙斑驳破旧不堪。进入院内,在左侧的清真寺和右侧的德国第一邮政代理处旧址两座楼中间,在众多树木和院内住户堆放的生活用品掩映下,依稀可见一座呈现倒凹字形的建筑,后期经过多次重修改建,住户也几经变迁,如今看来多了几分凌乱。

    在靠近邮政代理处旧址一侧房间居住的解国华母子告诉记者,他们在此居住了近40年,以前也听老人和上一代的邻居们说这是很有年头的老房子,但具体情况并不了解,只是感觉房屋的结构、建筑选材等有些特别。直到最近一些民间研究学者和文化部门开始关注并多次上门考察调研,他们才意识到,也许这座老房子还真有些历史研究价值。

    76岁的孙基亮家住大学路,今年3月,老人意外发现了常州路7号的这处旧居,开始三天两头往这里跑,潜下心来研究这处老房子背后可能隐藏的故事。在孙基亮眼中,通过一些不起眼的细节,仿佛能够看到当时的主人居住生活的一幅幅场景。比如院内的地面石凿刻图案、屋顶等腰梯形构造、房屋天棚正中四方形的藻井、墙壁的南薄北厚差异、窗把手的S形外观和内置弹簧构造,都糅合了19世纪末期欧洲和中国民族建筑艺术的元素。

    下一步或划为历史优秀建筑

    “因为这里距离当时的总兵衙门那么近,很可能是衙门配房,德国人还没来,衙门的清朝官员就跑了,留下现成的住所,德国人大可以直接入住,所以这里很有可能是那时德国中层以上要员的居所。”有了大胆的推断和假设之后,孙基亮通过各方渠道和线索搜集相关证据,甚至找到了1902年德国人刊行的明信片以及文史档案部门大量的老照片。通过分析研究比照得出结论,这处老房子早在1902年之前就已存在,它的历史距今至少有100年,而且在德国人占领之后,又做了适合其居住习惯的改造。

    对于孙基亮等人的研究调查,《市南文史研究》杂志主编李明给予了充分肯定。他表示,孙基亮老人的调查研究内容给研究单位提供了重要参考。不过,对于目前的调查结论,关于这处老房子是德国人要员居所这一点比较可信,但具体是什么人的居所,还需要大量的调查考证。

    市南区文化新闻出版局的工作人员表示,这里的老房子已经划入青岛市城市风貌保护线和保护区的范围,对于修缮和禁止随意拆除方面都有严格规定,同时也已经将资料提报给规划部门,建议下一步划为历史优秀建筑加以进一步的保护。青岛晚报/掌上青岛/青网 记者 赵杰

我要评论↓

返回新闻网房产首页